等灯等灯

无糖嗜甜

【翟尹】白月光 3

他是穿惯戎装的传奇书生,年纪轻轻出走大江南北,后来拖着疲累的身躯,有意流连。

他是土生土长的京城浪子,是半路出家的一汪黑潭,回转激荡,不问深浅。


从这里开始。


戏场小天地,天地大戏场。台上的人卖力演戏,台下的人又何尝不是天天琢磨着怎样把戏做得更真。

三声枪响,吓得台上的锣声鼓点骤然停止。与此同时,茶杯碎裂,子弹噗地一声扎进血肉,巨大的顶灯炸开,电火花四下飞溅。一片黑暗中,台下原本昏昏沉沉听戏的小老板和披金戴玉的姨太太们惊叫着混作一团,连滚带爬地往合祥戏院外逃去。柳胜街的一点就这样陡然暗下来,大团的人群涌出,又流逸在灯火中。

尹正呆立在二楼包厢的屏风后面,慢慢垂下握着枪的手。

今晚的原计划是翟天临约高登云来听戏,装作中了迷药而讹上这个老狐狸。翟天临琢磨这个圈套的时候,本来没打算当场取下人命,毕竟强取硬夺总比威逼利诱逊上一筹。尹正也只是做个虚张声势的外援而已。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或是有人天然有道过不去的槛。

“老弟,信我一句,尹正,别走太近。”

“他...就没给你唱过两嗓子?”

“应枝以前打小鼓的时候就见过他,是不是啊应枝。”

“他,也是个生意人,卖力气卖主子,着了急连自己都卖!哈哈哈哈...”

惊惶恐惧之中,尹正又看见那高登云的小仆人给翟天临递茶时暗地里翻飞的手指...

再没多想,他连开三枪。一枪救翟天临的命,一枪取高登云的命,再有一枪向黑暗求助,掩盖他的心慌。多年历练,这种缜密的行事决断几乎不用经过大脑,肌肉就能飞快地做出决定。

那些似假又真的话还在他的耳中嗡嗡作响,尹正不想独自逃走,又觉得没有脸面去救翟天临。

愣神的功夫,翟天临一拳打倒那仆人,冲过来拽起尹正就往楼下跑。

借着人流,两人混在人群里快步走着。

“你没事儿吧?”

“嗯。”

“报社联系好了?”

“嗯。”

“我脸上扎了瓷片碴子了,你跟我一块回去,给我上药。”

“嗯。”

翟天临紧抓着他胳膊的手没放开,尹正跟在后面,觉得每应一声,心里的石头就落下去一分。

 

 

     翟天临坐在卧室的沙发上,看着尹正踮脚去够架子顶层的紫药水。衣料的褶皱勾勒出饱满的脊背线条,上衣下摆扬起,隐隐透出肉色来。他抬手抹了把脸,神情就由玩味变得忧伤起来。

“尹正。”

“嗯?”

“我们赢了,是不是。”

尹正有些讶异地转过头,看见翟天临整个人陷在沙发里,偏头看着他,满脸疲惫。

“你突然开枪,吓了我一跳。”翟天临扯起嘴角,一字一顿地说。

“你知道吗,我眼睁睁看着枪子儿扎进他太阳穴。”

“你知道我什么感觉吗。”

“嘘,抬头。”尹正走近他,放轻了动作给他上药。嘴唇微张,细细挑开血丝儿皮肉。

“我小时候在军校,爸妈总不来看我。但是有个教国文的女老师,总偷偷给我塞糖吃。我被人欺负了流鼻血了,她就带我去洗脸,还叫我小花猫。”翟天临自顾自说着,忽然伸出双手环住尹正的腰,不顾脸上的血污和药水,把脸埋在尹正腰侧。他发现自己喜欢尹正身上的味道。但是没发现自己不自控地滔滔不绝起来。

“刚才我就这感觉。真好,又有糖吃了。”带着笑意的声音闷闷地传来。

翟天临抬起头,眼睛晶晶亮亮。那两点光真诚又炽烈,试探地勾住尹正的双眼,还带着点儿迷离的倦意和委屈。

尹正深吸一口气。他一边觉得自己清醒得很,一边情不自禁地又一次陷进这孩童神情,仿佛又回到多年前第一次借着柳胜街的灯光读报的那个夜晚。

翟天临凑上来吻住他。

“刚才他说的那些话,我一个字儿都不信。”

尹正心里的堤防完全倒塌,顷刻间化成摇摇荡荡一池春水。除了欣喜地回应,他再没有第二个选择。

一双手抚上他腰际,顺着温热的触感,他坐到那人腿根上。

 

春至人间,花容着色,露滴牡丹渐次开。

 

这天已经是腊月初三,夜里扑簌簌落起了大雪,浓云遮月,冬景萧条。而屋里自是另一番景象。


未完待续


关于车:我很喜欢的一个大大,很有个性,不开车不BE。我倒不完全这么觉得,这两样东西有利于文本的时候自然会加进去,但是这篇就适合含蓄地走个心,所以走肾的事儿还是交给来日。(行吧,啰嗦一通,其实就是我开车无能(○´艸`)



评论(1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