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灯等灯

一个沙雕网友

【文临】(韩春明×王帆扬)如初

看看我能不能在文临这堆湿柴火上再擦出点火花...

短篇,贼短那种。

以下。



“小韩同志,请问是什么让你不假思索地去救落水儿童的呢?”

“因为...因为我见义勇为呗!”

“哈哈哈哈哈...”

围观的人们笑起来,夏日正午的阳光混着人群中间闷热又躁动的氛围,让人眩晕。

大红花,无穷无尽的吵嚷,面对着闪光灯露出的一排白牙,还有采访结束后小记者背对着人群渐行渐远的身影,搅乱了时间线胡乱排布在一起。韩春明眯起眼睛看着那人走远,想追上去,却被围在人群中间,动弹不得。

他还是回来了。

唉。

他还记得以前,插队的时候,后山甜蜜蜜的柿子怎样把两个人联系在了一起,又怎样被人当做把柄,把两个人拆散了击碎了推进悬崖。

现在我不是知青小韩,你也不是知青小王。

 

“我想和你重新开始。”

韩春明靠在报社门口的铁栏杆上,用脚踢开一颗颗石子,又皱着眉抬头去看阴沉沉的天,觉得自己怎么也没法开口跟王帆扬说出这句话。

也不是谁亏欠谁,只是柿子已经老了,涩了,谁还愿意拾起来再咬一口呢。

王帆扬撑着伞从院儿里匆匆走出来,低着头,脚步没停。

但是韩春明看见他悄悄往自己这边瞥了一眼。

他急急忙忙追上去,没头没脑地想要叫住前面的人:“王帆扬!”

“帆扬,你果然还是来报社上班儿啦。”他努力迈开步子凑过去,没想到这人走路这样快。

“帆扬,现在咱们不用下乡了。”

“也...也没人管咱们了!”

“王帆扬!”

韩春明心里腾起一股火,一步迈到王帆扬跟前挡住他,却放轻了声音,缓缓说:“没下雨呢。”

王帆扬停住脚,沉默良久,终于放下伞。

他早已泪流满面。

韩春明呀韩春明,我总想,你怎么就不能放过我,后来我才知道,是我放不下你。

“哭什么,丢人!”韩春明笑没了眼,弓下身子凑近王帆扬,“把包给我拿着!”

这就是韩春明的过人之处。他心里总是明白,又总是不太明白。

王帆扬被他笑得一愣,看着他把装满稿子的大包甩到肩上,又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郑重其事地把外套脱下来披到自己身上。

哼,还是这样,冒傻气。

“哟,新外套,就不怕我披着跑了?”王帆扬说话还带着鼻音,但是没忘调侃一句。

韩春明身子一歪,眼神却鬼灵精似的飘向别处,仿佛要做什么坏事:“别说外套了,我整个人跟着你跑了都行。”

路灯这时候一下子亮起,路两旁的树投下暗淡的阴影,随风摇曳。

韩春明假装没看见王帆扬通红的脸,哼起两人以前最喜欢的歌。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