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灯等灯

一个沙雕网友

【拙劣彩虹屁】五里雾

复健习作

一个小段子 请慢用

以下。


我第一次见那个年轻人是在化妆间门口,我的老地方。

他一身脂粉气味,脸被化妆成不同于常人的白,穿着华丽夸张的衣服和高跟的鞋子,踢踢踏踏走到门边站定,摆张酷脸看着我。我不介意他的冷漠,来这里的年轻人大多都是这副样子。

但是他又有点不同。

明明是吸血鬼的扮相,我却好像能透过妆面,看见他心里扑簌簌飞旋的小鸟,听见他心里紫紫红红的晚霞飞快地转动,盘成一朵巨大的棉花糖,夹杂着孩童的欢笑和云朵逝去的声音。

我看出了他的局促,从他不时改换位置的双脚。

“很好看。”我果断地下结论,不修饰言语。

果然,他立刻有些害羞地低头笑了,耳尖透出一点红。脸上七分腼腆,两分欣喜,还有一分没道明的情意,掩在他泛着珠光的眼妆之间,迷迷蒙蒙的。

还没等我看清,他似乎被人叫了一声,转头急匆匆要走,抬脚时却没忘看我一眼,带着一抹有点不好意思又意味深长的笑,仿佛在说:“等我呀。”

我努力转动许久不用的脑袋,总算得出结论:这个人身上有两件事情让我意外。

一件事是他的虎牙。吸血鬼怎么会有虎牙呢。可是他偏偏有,晶晶亮亮的,在鲜红的嘴唇之间,娇憨无比地露出一点,带着玫瑰色的香气。这一点叫人惊呼的活泼气息,让人不忍心想象他在腐朽的古堡中僵直沉睡的样子,他天生就该属于开满凌霄花的雪山崖顶,或者深海里承接最后一缕月光的蚌壳深处,或者终日潮湿香甜的蔷薇花圃,所谓“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

想到这,我挤挤眼睛,觉得不对劲。哈哈,他可不是什么奇幻故事的主人公,他……

他确实是真实的。正是因为他真真切切地出现在我面前,我才会这样浮想联翩,做这些毫无灵魂的梦吧。他就是凌霄花,就是月光,就是带着露水的蔷薇花瓣,就是水汽缭绕的山路,轻悄悄湿了我的衣。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回来了。他似乎出了一点汗,头仰起来的时候脸颊变成奶油色,闪着星星点点的光。

他挨个向周围的工作人员道谢,脸上带着轻巧又狡黠的笑,身体微微前倾的时候披风轻轻鼓动,仿佛下一秒就要闪身飞出窗外,融入无边无际的黑夜,而那儿有他的家。

在我停止幻想之前,他又一次走到我面前。逆着天花板的灯光,我依然看见他眼睛里跃动的,比阳光更柔软的光。

我听见了,砰砰作响的,心跳加速的声音,是他的还是我的呢?

他咧开嘴笑了,小声说:“也谢谢你。”

用句俗套的话说,那是漫山遍野的细小鲜花同时开放的一瞬间。

这大概是他令我意外的第二件事。

毕竟,我只是化妆间门口的一面镜子。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