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灯等灯

一个沙雕网友

【文临】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餐馆里的灯光正好,一束暖黄滑下鼻梁,在翟天临的鼻尖绽出小小一个光点,和配音室里很像。

“您看,老师紧张得都内八了。”鬼灵精的女主持人凑到他耳边带着笑意提醒。是啊,朱亚文怎么会没注意到,自己的这位小师弟在开拍前就紧张得手心出汗,想着大段大段的台词,生怕自己演砸了。隔着两个人,朱亚文对翟天临的花式鼓励也没断过,在翟萌萌碰见难题时也是第一个支招,担心又期待的眼神简直要溢出蜜糖来。好在翟天临到底是专业的,一幕幕一段段戏码配得越来越出彩不说,最后的一场大戏也是发挥得稳准狠。

一路下来,不管是在当事人还是观众眼里,他一直是那个收放自如,甚至技巧上略胜一筹的师哥,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刚遇见翟天临时,他紧张得挺直腰板,手不由自主地系紧了西装的扣子,只有扯起微笑做掩饰慌乱的最后一道防线。

一场节目从头录到尾,两人对话,勾肩,紧挨着坐在一起,他朱亚文,心里倒是越来越紧张了。

“师哥,咱俩真是好长时间不见,来,先走一个。”

闻声,朱亚文才从刚刚的恍惚里回过神来。节目录完,谢过这个那个,已经临近半夜,一对师兄弟在酒店附近兜兜转转,只找到一家还开着的面馆。也好,小桌小酒大碗面,足够叙旧。

“好,走一个。”

酒杯叮当轻碰,辛辣的酒香窜出喉咙,却带不出朱亚文埋在心底的话。

倒是翟天临眯眼一笑,先开了口:“师哥,咱俩这个时候出来找吃的,倒让我想起来当时在学校,半夜经常跟着你翻墙出去买烧鸡的事儿了。嘿嘿。”

朱亚文埋头吃了口面:“哼,也不知道你那时候怎么那么能吃,动不动就...”

一抬头,正好对上小师弟琥珀似的一双眼,藏了千年的玉液琼浆就在里头轻轻晃动,笑意盈盈,看得朱亚文的脸颊微微有些发烫。

“嗯?师哥?”

朱亚文赶紧咽下嘴里的面:“啊,嗯,是哈,还真像。”

一口干掉杯里的酒,辣味上头。

“天临,你的戏,我一直在看。”

“啊,是吗。我见师哥你也有不少好戏呐!”

...

终于走回酒店,路上冬夜的凉风将两人的酒意都吹去了大半。道别过后,嘴里嘟囔着要合作的小师弟踩着有些轻飘的步子往房间走,朱亚文站在走廊一头,望着那个没变的身形,脑海里全是十多年前的情景。

那个北电有名的戏痴,排戏出了意外,去医院缝合了脚上的伤口就立马回了舞台,没日没夜地排练,也错过了当年因为接戏而提早离校的他。

不,天临,应该说是我错过了你吧,上火车的时候,我还带了只烧鸡呢...

朱亚文知道,如今风头正盛的小师弟行程满满,明天一早就要飞走赶通告,别说合作,再看一回这背影怕是都要再隔千山万水。

“天临!”

朱亚文快走几步追上去,索性抓住翟天临的胳膊把他摁在了墙上。半醉的小翟同志只感觉背后忽地吃痛,还有鼻梁上有师哥略显粗重的呼吸。他也被回忆一下击中:当年师哥在墙那边一把接住他的时候,也是这么近。

“天临,天临...天临呐...”

“唔...”

没等说话,翟天临就被堵住了嘴。是一个酒意缠绵的吻。

“天,天临,师哥,师哥还想天天跟你一块儿吃烧鸡。”朱亚文吃了师弟这一颗酒心糖,更是要醉到家了。

翟天临哧地笑了:“笨蛋师哥。你也不想想,同级那么多人,我怎么单就缠着你一块儿吃烧鸡?”




头回发文超紧张(♡´艸`)

评论(12)

热度(146)